<listing id="ek3yt"></listing>
  • <mark id="ek3yt"></mark>
      <code id="ek3yt"><object id="ek3yt"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1. <output id="ek3yt"><button id="ek3yt"></button></output>
        <output id="ek3yt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 页 > 玄幻小说 > 光之隐曜TXT下载 > 光之隐曜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佣兵之王
            上一页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          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佣兵之王
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滴泪从小符的眼角流下,她像在梦中走丢的公主,可爱的公主提着自己的长裙,走在开满?#20185;?#30561;莲的圆形水塘旁。她一直在绕圈圈,似乎在等某个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0185;?#30561;莲花形美丽,外是?#20185;?#30340;花瓣,中间为金色。花语是梦幻和纯洁,相传,它每年的花期只有七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莲花出水,无妖无泥,小符披着长发,绕着圆形水塘转圈圈。她低头看着自己的琉璃鞋一步步上前,却不?#19979;?#20837;水中,她?#32622;?#20250;游泳的,却在此刻不停扑腾,开满?#20185;?#33714;花的池塘没有半点生气,所有莲花重新藏回水中,水面上只留下一片莲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莲叶浮在水面,小符在水中扑动的?#30452;?#24102;起一串水珠,水珠打在莲叶上,让其偏向一侧,被水覆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莲叶侧在水中,小符失力,整个身体漂浮在水上,不下沉,也上不了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醒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小符睁开眼,沫坐在她的床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197;?#20040;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怎么啊,你刚才躺在?#19968;?#20013;睡着了,我以为你是困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是晚上,到该睡觉的时候了,沫帮小符盖好被子,不料她?#20013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啊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半个时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小手扶了扶额头,她感觉自己睡了好久,那个真实的梦境似乎讲述了数十年之久,其实她才睡了这么一会吗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,难受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做了个梦,梦到自己掉水里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小符?#38405;?#31505;了笑,像白天的阳光让他暖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没事了,快回去睡觉吧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沫看了看小符,有种不舍的感觉,他还想坐在床边?#32431;?#22905;的睡姿呢。小符睡觉的时候总?#19981;?#21452;手捏住被子,像小孩儿一样。沫一?#26412;?#24471;小符还没长大,她把薄被子抱在胸前,噙着笑的样子特别迷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慢慢摆脱了稚幼,身体的弧线越来越明显,开始跟着段琴学化妆,?#37096;?#22987;学着穿高跟鞋。她长大了,他却还没对她说出心里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啦,门都关上了,还发呆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走到沫身边,后者?#34892;?#23604;尬的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团长,你找完?#23376;?#20102;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她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团长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沫哥,先不说这个,你和小符……怎么样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拉着沫走进自己的小房间,星则渊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样子呗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不主动点啊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没想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老这?#20174;?#35947;可不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团长,你别说我,你呢?你和?#23376;模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和?#23376;?#27809;什么,马上就要比试了,好好修行,战胜禾乃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团长,这是典型的二者不可得兼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和?#23376;摹?#26412;来就没什么,只是好朋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团长,我就不直说了,她在你心中的地位只有你自己知道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沫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团长,我去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晚安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门关!灯灭!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躺在床上,到时候禾乃和?#23376;?#30896;到,会不会很尴尬?不对呀,他害怕啥?禾乃才是他?#19981;?#30340;人,?#23376;?#21482;能算是他……最好的朋友。没错,就是最好的朋友!他一直对自己这么说,想自己骗过自己,但静下?#26149;螅?#20182;又不知?#26639;?#22914;何是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八月初,大佣兵城迎来佣兵之王——北辰·曦和,北辰·曦和在“皇?#31449;频輟?#23476;请佣兵之家总部系列掌事人和二十三支佣兵团正副团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次宴请场面极大,参加的人达到两百,整个皇?#31449;频?#22312;这天被包场。星则渊和甘索一起?#25226;紓?#26412;?#20174;子?#24819;来的,但星则渊不许,她就没能如?#28014;?#26143;则渊和甘索站在一楼大厅,和?#23454;?#22823;沝站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北辰·曦和的气势好强啊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54;?#25163;中的高脚酒杯已经空了,但还一直握着,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北辰·曦和,这个偶像级别的人物第一次离他这么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不是穗悦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甘索顺着星则渊的目光看向推着餐车的安塞尔·穗悦,她是北辰·曦和的?#27604;?#31881;丝,此时乔装打扮,估计就是为了和他亲密接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接过北辰·曦和手中的?#31449;?#26479;,痴迷一个人有时会让自己变得格外卑微,就像安塞尔·穗悦一样,她为了见北辰·曦和?#24187;媯?#19981;付后果跑到这里,只为给他换一杯酒。北辰·曦和很有礼貌的微笑,她就?#22278;?#19968;?#20116;?#36869;,北辰·曦和走向星则渊和甘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54;?#21644;大沝行礼,星则渊和甘索亦然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果真没辜?#20309;叶阅?#30340;信任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曦和的话?#26032;?#26159;霸气,他犹如在述说真理,让人只能接受,无法?#24202;怠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久不见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说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不知道曦和是否还记得帮?#23376;?#21435;除政府令的事,也不知道曦和这个大忙人是否记得去神兽之园帮穷凌争取三年时间?但他深表?#34892;唬?#24403;着众人面以九十度鞠躬。北辰·曦和在星则渊的印象中一点都没变,一身黑色的西装,胸口的手帕和满头的金发一样整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碧眼动人,有着西域界的绅士风度,也不缺男士的刚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谢,帮自己人一直都是佣兵的传统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安塞尔·穗悦跟在曦和身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本来想说话,但看到安塞尔·穗悦沉迷的眼神后立马闭嘴,那双眼睛蕴含的秋波荡漾,像看到王子的婢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安塞尔佣兵团团长安塞尔·穗悦,我一直以来都很钦佩您,今天实在不好意思,以这样的方式和您见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穗悦不是那种温柔类型的女人,但在北辰·曦和面前,他变得很温柔,温柔的超出星则渊的想象!该有多?#19981;?#19968;个人,才会变成这副摸样?星则渊眼中的穗悦眼神恍惚,她很纠结,一路排练的话已经忘得差不多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那个……我只是为了见您,所以才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伸出一只手,?#24187;?#19971;?#35828;?#21271;辰·曦和身高匀称,他站在安塞尔·穗悦面前,犹如金碧辉煌的皇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安塞尔·穗悦伸出手,一瞬间犹如被王选中,但那只是她的幻想,北辰·曦和轻轻握住她的手,对她说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你一直以来对王者佣兵团的支持,我记得没错的话,安塞尔应该是巨星佣兵团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北辰·曦和面带微笑,寒暄了几句,说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估计你得走了,服务员小姐可不能在这待太久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嗯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安塞尔·穗悦高?#35828;?#31163;开,她紧捏手掌,自己刚才,和心中的神握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北辰·曦和扭头对星则渊说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很好奇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好奇,你一直都这样,看似谁都能亲近,却没人能走进你的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看来你还挺了解我的嘛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苦笑,哪有什么了不了解?都是表面能看到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想问你一件事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说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知道世界政府为什么要派人监?#28216;?#20204;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北城·曦和立马回答,而后抿了一口杯中的白葡萄酒。味淡的酒?#32469;鵠从行?#20687;饮料,他平淡的说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前几天就到大佣兵城了,没在意世界政府的动静!你们最近惹什么事请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?#26657; 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摇头,他们能有什么事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恐怕是你的身份和她的身份被发现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说到身份二字,星则渊立马谨慎的问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甘索看着北辰·曦和,星则渊有不懂的事就问他,北辰·曦和?#19981;?#19968;一回答,这本该是很多人羡慕的事,但甘索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那种感觉就像被困在岩石中的剧毒毒蛇引诱猎物自行上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!自己看着办,他们应该不知道你的身世问题,但也说不定。你要记住,千万不要被世界政府控制,否则只有死路一条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曾经说知道我的身世是在梦氏?#20598;?#20013;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?#19981;多,因为我知道时空之棺被使用,那你肯定能活着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凑到星则渊身边,幽幽的说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因为你是……梦·文初的儿子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?#23376;?#21602;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应该和你的身?#21862;?#19981;多,你不记得是怎?#20174;?#21040;她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记得,他推开了?#24187;?#26874;木,那个就是时空之棺吗?

                要是他和?#23376;?#30340;身世一样,他们是不是宿?#26657;?#26143;则渊不敢去想,他不想和?#23376;?#25112;斗。北辰·曦和被卡其叫了一声,后者?#26102;?#36784;·曦和是否想对大家说几句话?北辰·曦和不会拒绝,他走上台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开始?#19981;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54;?#20945;到星则渊身边,问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刚才佣兵之王?#38405;?#22016;咕啥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个大老爷们,你咋啥都问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哪?#26657;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54;?#19968;巴掌拍在星则渊背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说就算了,滚蛋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北辰·曦和的衣襟整齐,大多说的都是白话,但语气中夹杂着唯独王者的霸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北辰·曦和在场,所以整个皇?#31449;频?#37117;被笼罩在一股压抑的气氛里,在这股气氛里,大?#21494;愿?#20107;的兴趣降到最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和甘索靠着椅子站。后者问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星,如果世界政府真的发现你的身世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,?#27599;?#20160;么情况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星则渊的前半句话说在嘴上,后半句话留在心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可以,?#20197;负木?#33258;己的生命保红盾一世平安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黑水州

                州政府

                世界政府总部的少将顶着军衔和沉甸甸的军功章,问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还没消息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目前还没?#26657; 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的行踪似乎被人发现了,派人再去大佣兵城,我就不信解决不了这个小佣兵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无权问为什么的校官暗自流汗,他们只有执?#23567;?
            内蒙古快3开奖查询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k3yt"></listing>
          1. <mark id="ek3yt"></mark>
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k3yt"><object id="ek3yt"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ek3yt"><button id="ek3yt"></button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k3yt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ek3yt"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ek3yt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k3yt"><object id="ek3yt"></object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ek3yt"><button id="ek3yt"></button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ek3yt"></output>